欢迎访问西安市桐城商会官方网站今天是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

商会概况设为首页入会申请收藏本站

桐城文化

桐城文苑

民国中将:黄师岳

发布时间:2018-3-18 浏览量:2029

桐城自古文风鼎盛,英贤辈出。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留下了很多历史的印迹和传说。今天,我带大家走进桐城市新渡镇金圩村的黄家墩,穿越历史的时空,听听民国中将黄师岳的传奇故事。

在偶然的一个机会,看到了闻黎明先生的文章《黄师岳其人》,才了解黄师岳和西南联大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:1937年抗战爆发后,北大、清华、南开三校南迁,在长沙组建了长沙临时大学,由于战事的影响,又要西迁昆明。280名学生和11位老师组成的旅行团步行三千里,跨越湘黔滇,历时40天安全到达昆明。如此的长途跋涉,在时局动荡、匪患横行的年代,危险和困难是可想而知。担任这次护送任务的,正是旅行团团长黄师岳中将。

黄师岳恪尽职守,一路上和师生同甘共苦,对团员关心备至。平安到达昆明后,黄师岳将军婉拒了西南联大馈赠的一块金表和500块大洋。他自掏腰包,在有名的“海棠春”饭店举行告别宴会,招待了旅行团的全体师生。

为了民族复兴,保全文化火种,黄师岳将军千里送英才,这段光辉的历史无疑是黄师岳将军人生中最为闪光的一页,也光荣的载入了西南联大校史。每当我读到这里,总会油然起敬,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黄师岳的故居离我的老家不远,算得上是我的同乡,这更加激发我想进一步了解黄师岳将军的渴望。

皖南事变后,国共两党关系日益紧张,内战一触即发。中共要求驻守皖南的张云逸将家属撤到淮南,途中须经黄师岳的防区,黄师岳得到消息后派人将张云逸的家属护送到新四军的后方。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,做为国民党的军官能做到这点是相当的不容易,也是非常可贵的。正因为黄师岳的亲共行为,所以后来在国民党一直不被重用,以致于在辽沈战役被俘时,他当时的职务国防部中将参议,属于闲职。

元宵节的下午,阳光煦暖,我来到了久违的黄家墩。春节虽己过去,这里依旧还很热闹。老人们在悠闲地打牌、聊天,显得富足而又祥和。村子前后有两个塘,形成一大一小的两个墩,俯瞰黄家墩,形如燕子,所以黄家墩又叫燕子地。

听村里的老人们说,这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。在民国时期出了好几位国民党的高级将领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黄矗霄、黄玉霄兄弟。一位是陆军中将,一位是陆军少将,两人都参加了抗日战争。黄矗霄就是黄师岳将军。

我查阅了百度:黄师岳(1890- 1955),字矗霄,安徽桐城人。东北讲武堂第3期、陆军大学第12期毕业。长期在东北军任职,1928年底东北易帜后任东北边防军步兵第24旅少将旅长, 1933年任第67军117师师长,旋调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第3处中将处长,后任军事委员会中将参议,抗战期间曾任鄂豫皖边区第13游击第13游击纵队司令,参加了抗战,家乡的老人至今还称黄师岳为“司令”。

黄师岳中等身材,面容和善。虽然当时贵为高官,声名显赫,但一直低调行事。他同情共产党,和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私交甚笃。黄师岳在家乡也多有善举,口碑颇佳。他在黄家墩兴办过学堂,让孩子们都能读书识字。现在的黄家墩人才辈出、兴旺发达,这和重视教育的传统是分不开的。

黄家墩和我的老家一河之隔,我小的时候到双港经常路过那里,但是远远的旁观,不敢靠近。黄家墩之于我,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,甚者让我心生恐惧和仇恨。

那里出了许多国民党的军官。在我的意识和脑海里,国民党的军官都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,是反动的。黄家的许多后人跑到美帝和台湾,也是社会主义的敌人。在那个年代,人们对黄师岳将军的事迹讳莫如深,对黄氏后人避之唯恐不及。以至于现在的年轻人对黄师岳知之不多,语焉不详。我在黄家墩说起黄师岳在抗战中的事迹,有些后生一脸茫然,浑然不知。我们可以忘记一个名字,但不能忘却一段历史。

据说在西安事变之前,黄师岳就被拟任为军长,准备到西安上任时恰逢事变,张学良和杨虎城将军扣押了蒋介石,逼蒋抗日。在中共的努力下,西安事变和平解决,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,黄师岳将军也加入了抗日战争的洪流,书写了人生中辉煌的一页。遗憾的是,在解放战争时期,黄师岳没有起义,卷入了内战,在辽沈战役中被俘,让人扼腕叹息。

其实黄师岳本人内心也是抵触内战的,听说他晚年写过一本《内战十年》的回忆录,可惜这本书已难以找到了。值得欣慰的是,黄师岳经过改造后,思想发生了深刻的变化,1950年跟随张云逸到广西参加工作,参与了当地的土改运动,1955年因病去世,安葬于广西南宁东北郊皇帝岭公墓。相对于国民党的其他军官,黄师岳将军的结局也算是善终了。只是南宁和桐城相距千里,不知黄师岳将军弥留之际,是否还记挂着家乡这个四面环水的小小的黄家墩?

离开黄家墩时,我又情不自禁地回望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村庄,想起从这里走出来的民国中将黄师岳。

"一页风云散,变幻了时空"。我们现在的国家发展得富足而又强大,在对待历史的问题上也变得更加的自信和从容,更加的实事求是。随着更多史料挖掘和呈现出来,黄师岳将军的形象更加清晰的展现在我们面前。他的功和过,是与非,以目前掌握的史料我们难以做出定论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相信历史会做出恰当地评价。我们还是从他1938年6月2日致西南联大蒋梦麟、梅贻琦的一封书信中,了解一下他的人格魅力吧:

“孟、月公校长钧鉴:寇氛未已,坚决抗战,为民族复兴大业计,迁文化于后方,储材备用,实为当今之第一急务。在师岳不过奉张主席文白兄命,率领贵校学生旅行团步行到滇开课而已,虽云跋涉辛苦,为民族为国家服务,与数百青年同行三千里,自觉精神上痛快与光荣。到滇承招待慰劳,反使内心感与愧,并所赐纪念簿谨什袭珍藏,永远存念,以纪念此行。至捐送金表一只及川资五百元,在公等为诚意,在师岳实在无受法,均原璧交来人带回矣。今已于六月一日回抵长沙复命,知关廑注,谨此奉闻,专函布臆,敬颂钧安,诸维亮察。黄师岳启 六月二日


上一篇:没有上一条记录

西安市桐城商会版权所有 电话:029-89290088 传真:029-89290088 邮件:xatcsh@163.com 地址:西安市北二环华帝金座B座​

陕ICP备17014801号 Copyright©2010 www.xafch.com 技术支持:西安凤巢网络